详细页面

“黄金人”汤凯:做个安静的核电“美男子”

发布时间:2015-06-23 编辑: 来源:袁贻辰 字号:

要成为掌握核电厂的金牌运行人员,有多难?对中核集团三门核电的汤凯来说,这个过程可以量化为大大小小100多场的考试,以及从见习值班员到主控室值长长达11年的历练。

核电操纵人员有着“黄金人”之说,意思是要培养一名技术全面、素质过硬的优秀高级操纵员,“需要耗费的成本,如果兑成黄金,差不多和我一样重。”大个子汤凯比划着说。

2004年,刚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核工程与核技术专业毕业进入中核集团企业的汤凯就听说,核电操纵员 “巨难考”。难的是,要“炼”成新建的三代压水堆核电厂的“黄金人”,必须先在另一家运行核电厂考取操纵员资格,获得反应堆运行经验后,再考取本电厂的操纵员执照和高级操纵员执照。

操纵员取照培训是层层选拔和淘汰的过程,“跟练级差不多”,依次成功通过核电基础理论培训、现场岗位培训、系统设备培训、模拟机培训,且体检与心理测试也合格时,才能参加操纵员取照考试。这个过程至少需要3年。

“你别无选择!”汤凯启动了“考试”模式。这个在清华大学同学们眼中公认的“学霸”,面对几十页的培训和考试科目单,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这是一个理论与实操反复演练的过程,几乎每周一考,紧张又残酷。

“我不觉得枯燥,反而很受用。”在海绵吸水般的学习中,“学霸”汤凯很快找到了感觉。在基础理论培训与核电厂系统设备培训时,通常是白天上一天课,晚上再自觉地去教室安安静静地自习两三个小时。在现场岗位培训中,为了成为主控室黄金人的“眼”和“手”,必须在脑海中练就一张全厂3D地图,对现场成千上万设备的位置及其功能熟稔于心。

模拟机培训的目的,是要获得具备安全能力的执照人员,对核安全、行为规范、全局掌控能力、应急响应等要求甚严,如此千锤百炼方能成为让人放心的“黄金人”。

AP1000操纵人员培训堪称“魔鬼训练营”,教师全部来自国外,全英文授课、高强度培训、对综合能力进行考核的模拟机培训理念,极具挑战性。“大家都很拼,当时的同事中,甚至还有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辛苦换来了成果,培训结束时,美国老师冲汤凯和他的同事,竖起了大拇指,“你们这批人是大家见过的最优秀的核电学员。”

操纵员执照考试分为现场操作考试、模拟机考试、笔试和口试。这其中,最难的莫过于时间长达8个小时的笔试。“题量大到发了卷子就写,到交卷时才写完。”试卷超过80页,“考查非常全面”。相比之下,高级操纵员的考试要求还要更高。

黄金人的“练级”培训与考试,之所以如此严酷,正是因为核安全大于天,“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

有统计称,差不多每一个人一天要犯100次以上的错误。在培训中,汤凯编撰了《人员绩效工具》一书。可别小看了这本书,它研究事件发生的机理,从组织管理和个人行为上降低失误对电厂的伤害。

在参与机组调试工作期间,汤凯梦见自己误用规程造成循泵损坏,惊醒时,背上全是冷汗。“大家的责任太大了,正因此,才需要积极推动人员绩效管理工作和防止失误工具的使用,营造不安的紧张感,这正是建设核安全学问所需要的”。

几年下来,汤凯和三门核电的“黄金人”团队,将培训中掌握的常识和理念,应用到机组调试、试运行和生产活动中,开创了核电行业内的多个“首次”纪录,他建立的盾形人员绩效工具体系分获省一等奖和中核集团优秀奖,他本人获得高级工程师职称。

有时疲倦了,汤凯会想起清华大学一位学长的话:“在一个行业里,要兢兢业业做事,认认真真做人。受得了孤单,耐得住寂寞,才能有所成就。”汤凯乐做核电业里一名“安静的美男子”:“每一分钟的沉淀,都会让我更踏实;每一步的积累,都会走得更有底气。”

(本文章摘自6月22日《中国青年报》)

浏览次数:162返回顶部
相关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